歌洛φ.

主刷超蝠‖被英语折磨的死去活来

【超蝙】关于有所缺陷的他们的故事(3)

码字狂魔宫羽:

  第三章




  总体来说,克拉克符合人们对于诗人的一贯印象,深居简出,与世无争。




  除了新诗集出版时会出于礼貌而出席宣传活动之外,他很少会出现在公众视野当中。克拉克自己也说过,本质上他不是什么才华横溢的诗人,只是个渴望倾诉的孩子,倾诉的任务已经由他的诗句来完成,他不需要更多关注的目光。




  然而越是如此,人们就越是对他本人充满好奇。




  克拉克并没有窥视他人的生活的兴趣,他始终不解这些人为什么会如此狂热,不是为了他的作品而是为了他自身。




  克拉克指向书桌旁堆放的诗集,在惯用的谈话本上对露易丝说:“除去那些,我就只是个普通的小镇男孩。”




  “首先,这些,就是你的一部分,你没办法把它们撇出去;其次,就算不把它们撇出去,本质上你也是个小镇男孩。”露易丝从包里翻出一个文件夹,递到克拉克手中,“别挣扎了,克拉克,你自己说过,这些句子是你灵魂的角落,你让他们看见了最诱人的那个角落,他们怎么可能会不想去看看全貌呢?”




  小时候的克拉克在失去声音之后,时常会用肢体语言来表达情绪。现在,毫不夸张地说,他能用眼神诉说千言万语。




  “我一直觉得你把这一招用来和我抱怨是在暴殄天物。”露易丝把被克拉克放在桌面上的文件夹又往他面前推了推,“打开看看吧,这次的赢家谁也没想到。”




  身为尚有几分理想主义的书商,佩里·怀特并非是唯利是图的商人,不过正如他所说,“再高尚的人也要想办法填饱肚子”,他也从来不会介意去争取每个潜在的商机。




  比如说,顺理成章地利用大众对于克拉克·肯特的私生活那近乎有些异常的狂热情绪。




  “放宽心,他们只是喜欢你而已。特别喜欢。”露易丝仍在循循善诱,“别这么抗拒。”




  “我知道。”克拉克简短地写下。




  他们当然喜欢我。他长舒一口气,打开手中的文件夹。不然也不会花上大价钱竞拍,就为了和我见面,然后吃顿饭,聊聊天……




  人类追求完满的同时,也会欣赏缺陷。




  但其实,他们要的不是缺陷,他们要的仅仅只是被打断了的完美,在离极致只有一步之遥时被迫停驻,抑或是原本完美的造物有了残缺,比如维纳斯的断臂,又比如苹果公司那缺失了一角的Logo。




  假设这就是人类社会对于缺陷美一贯的追求方向,那么克拉克·肯特也可以成为很好的范例。




  有时克拉克也会想,这其中是否包含了某种猎奇心态。毕竟才华横溢的诗人并不是那么能吸引大众的眼球,若他同时是个失语者,人们便会开始揣度这个令他们感兴趣的家伙,因为听上去他是个戏剧性情节的集合体。




  这样的事情克拉克在小镇就遇见过不少。




  他的朋友们不会当面嘲笑他,但是偶尔能听见一两句窃窃私语,内容自然是有关于此,其中也许并没有几分恶意,在克拉克听来却仍旧是刺耳的。




  克拉克模糊地觉得,类似的揣度行为似乎是人类的天性。不是天性的善,倒也说不上是天性的恶,就仅仅是人类的一部分而已。




  正因为天性中的这个部分,才会有人来参加这个在克拉克看来有些荒唐的竞拍。




  赢家会获得与克拉克·肯特共进晚餐的机会,而他或者她为此付出的金钱一部分归出版社所有,另一部分则会捐给慈善机构。




  克拉克还记得第一次的赢家是个还在读大学的女生,刚坐下来就激动地告诉克拉克,她其实没有那么多钱,但是他们整个年级有很多人都是克拉克的粉丝,于是就凑起了一笔钱来参加竞拍,最后大家选她作为代表,来和克拉克见面。




  她从背包里拿出了几张纸,上面写满了她的朋友们想让她问的问题或是想让她转达的话,她有些尴尬地整理被压皱了的纸张,把它们递给克拉克。




  克拉克轻轻摆手婉拒,然后示意她念出来。




  除了埋头写字的时候,克拉克会始终抬着头,认真地看着与他进行对话的人。无论对方是谁,也无论场合正式与否,克拉克都会执着地保留这个习惯。




  诚然,克拉克擅长挖掘感情也擅长剖白自我,而且还经历了几次愉快的会面,然而他仍旧对这个竞拍活动提不起兴趣。也许是他讨厌那些过于尖锐的问题,也许是他并不喜欢用创作之外的方式向陌生人倾吐……不过这影响不了竞拍活动每年的正常举办,克拉克的读者们本就热衷于此,更何况那些得到过机会的赢家们,把有关会面的每个细节都描述得令人神往。




  而有关这一次会面的资料,就装在露易丝刚才递过来的文件夹里。




  他略过前面无关紧要的部分,直接翻到最后一页,然后抬起头,迷惑地眨了眨眼睛。




  看样子这并非露易丝料想中的反应。她把手臂抱在胸前,有些惊讶地问克拉克:“你不知道谁是布鲁斯·韦恩?”




  克拉克挑起了眉毛。




  “我明白,你想说你不太关心这些……好吧,我也没指望你关心。”露易丝解释道,“他是谁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是个盲人,克拉克。你的那套沟通方式对他来说不管用。”




  “会有办法的。”克拉克写道。




  乌木拐杖的一端有节奏地轻敲着地毯,发出轻微的响声,代表参加这场会面的另一个人已经来到了门口。




  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从失去言语能力的那一刻起,克拉克就在心中酝酿。




  他留着他听过的每一首歌,见过的每一处风景,留着堪萨斯田野上飘过的每一朵云,酿成了最美好的诗句,只待有人能够配得上这赞誉。




  而就在刚才,约六十下心跳之前,那个人推开门走进这个房间,走进了克拉克的生命。




  布鲁斯在克拉克对面坐下,动作缓慢却不笨拙。他把拐杖倚在椅子旁,微笑着向克拉克打招呼。




  “晚上好,肯特先生。”



评论

热度(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