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洛w

主刷锤基,EC/盾冬/亚梅/贾妮/贱虫/超蝙 /在剪辑和写文之间摇摆不定

【锤基】故事之神 (上)

再码

烟桥:



一个傻白甜童话故事


洛基是个写故事的人,通俗来讲,就是一个小说家。

他写爱情小说,悬疑小说,魔幻小说,恐怖小说,科幻小说,篇幅包括长篇中篇短篇,题材古今中外不限,他写的故事堆起来有一间房子那么高。

啊,看看他的成就,他是一个多么成功的小说家。

他的作品流传全世界,各个书店的畅销榜上都有他的名字,每个国家都有他狂热的粉丝,人们把他的故事拍成电影,排成话剧,在电影院歌剧院整日整日的上演,场场座无虚席——有的时候洛基本人还会偷偷装作路人去看;他笔下主角的爱情缠绵悱恻,角色的成长凄惨坎坷,坏人的阴谋惊心动魄,让他的粉丝为之落泪,为之揪心,为之狂热。

你看,一个成功的小说家就是拥有这种魅力。

为了写故事他周游世界取材,每到一个地方都会有他的粉丝认出他求他签名,他参观什么地方,什么地方就人满为患,他的新故事还在连载,正是人们苦苦等候结果,满心热切无处发泄的时候,洛基的签售会上总有人费尽心思的从各种刁钻的角度提问想要得到些许的剧透,但是——

洛基才不会上当呢。

他对他的读者狡猾又残忍,他喜欢突如其来,喜欢意料之外,喜欢出其不意,他总是话里有话,可这些话又都是谎言,他误导他的读者让他们伤心欲绝,又在故事里峰回路转看他们喜出望外,他就是喜欢玩这样的小把戏,折磨他的读者,也折磨他笔下的角色。

他是一个恶劣的作者,以拿捏别人的情绪取乐——但又能怎么办呢?就是有人爱他这样。

可最近他无心折磨读者,他拒绝出席一切公开场合,他消失在大众的视野中,把自己关在小屋里专心折磨起他笔下的角色来——是的这是他最用心塑造的角色,他恨不得在描述间赋予这个角色世上所有最美好的词汇——他有着金子一样的头发,蔚蓝如海的双眼,大理石雕像一般完美的躯体,他英俊,勇敢,富有力量又热情善良,像太阳一样炽热耀眼——

他叫索尔,雷霆之神索尔。

——这就是他新故事里的男主角。

这本来应该是一个爱情故事——至少在洛基最初的设想里是这样的,这个金发天神自出生起就拥有一切,他是众神之父的儿子,唯一的王位继承人,他从小便光芒耀眼,长大后更是如此,他就该拥有一切。

在最初洛基构想的时候,他想,像这样的人应该娶一位怎样的妻子呢?他们要有怎样的爱情故事?他苦思冥想,然后落笔——

身为天神的他将娶一位女神作为妻子,这位女神名叫西芙,她同样也有一头美丽的金色长发,当他们站在一起时,无人不为这对天造地设的璧人——

不对,不对。

洛基划掉这一段,这算什么爱情故事?他们的爱情来的毫无根据,为什么金发的雷神就要跟一位金发的女神在一起?她为什么不能是深色头发?她为什么非得是一位女神?

哦没有人想看这种故事,这可真是俗不可耐。洛基放下笔沉思,故事要有戏剧性,这样吧,他可以让索尔爱上一位凡人。

于是他又重新写——雷神索尔因为一次意气用事被众神之父贬下凡间,他被剥夺神格,收回神力,变成了一个凡人。

好了,现在这个故事有了转折,它开始变得有趣了,洛基兴致勃勃地开始构架这个世界,这是一个神来到普通人世界的故事,他要出丑,他要不知所措,他跌下神坛要在人间重拾辉煌——

咦?好像还缺了点什么……

洛基一拍脑袋,对了,他还没有武器,索尔是一个所向披靡的战神,他得有一件趁手的武器——那就这样吧,他的武器是一个锤子。

现在这把锤子被众神之父一起扔了下来,索尔发现他不能拿起他的锤子了,他失去了武器,他在人间流落,心灰意冷,就在这个时候,该女主角上场了——

简——洛基写下这个名字,她应该是善良的,聪明的,富有好奇心的,这样才能使她与雷神相遇,她救了他——哈哈就是这样,洛基开心的写着:这个女人在人间救了索尔,那是索尔最失意的时候,于是顺理成章的——他们相爱了。

好了,这就是他新小说第一章的内容了,洛基放下笔,反复审视这个故事,他真是对他的男主角满意极了,他决定要把他最好的,最喜欢的东西全都给他,失意只是暂时的,这都是为了成长,他的索尔最终会成为整个九界之中最为夺目的存在。

之后他奋笔疾书,短短一个月这个故事就写完了一半——截止到已发表的最后一章,索尔已经重回了神域,可是因为一场意外,他和他的女主角即将面临永不相见的悲剧结尾。

这个故事获得了他粉丝的疯狂追捧——他们跟他一样爱着他笔下的这个主角,索尔。以前的签名会上他们会要求洛基签一些祝福之类的话,但现在,很多人都希望洛基能在书的扉页写上:“这才是英雄之举。”——这是索尔在文中说的一句话。

这让洛基感到不满了,他的心态突然扭曲,他开始嫉妒索尔,他把索尔写的太闪耀了,除了自己竟还有这么多人爱他。

而这些爱他的人根本不懂他的索尔!他们只看到了他给予他的那些形容词,那些极尽铺垫描述的表象,他们怎么配和自己一样爱他!

洛基生气了,于是他把他的愤怒发泄进了他的文字中——他让索尔受苦,剪掉了他的金发,让他和他的女朋友分手,让他永远失去了自己雷神之锤,让他流落宇宙。

他心满意足的享受着粉丝的哀嚎和不满,他把自己关进屋子里,足不出户的每日苦想,他还能怎么折磨索尔。

所以现在——在昏黄灯光下,洛基打开他的笔记本,他昨天刚刚写到索尔失去了家园,失去了至亲,甚至失去了一只眼睛,他重新回顾自己的故事,似乎觉得自己做过头了。

他为什么要这么对他的索尔呢?他久久看着他的故事,他想起最初他是如何写他耀眼,写他璀璨,写他披荆斩棘,写他光芒万丈,然后这些就在他的一念之间没有了,他的索尔现在一无所有。

——不,他不允许。

然后他撕掉了这一页。

他重新从索尔分手写起,他找回了他的初心,他就是要把他能想到的一切美好的事物赋予他,他从未像喜欢索尔一样喜欢他笔下任何一个角色过,他就是这么偏心。

于是这个本来是悲剧的爱情故事要被改写了,他还是要让简和索尔分手,他要重新给索尔写一个女主角,她可以是个公主,是个女王,是个大明星,她一定要美丽,温柔,完美到无懈可击——这样她才配得上索尔。

洛基怀着这样的心情落笔,他的索尔又变成英雄了,他所到之处都是艳羡与赞美,他无坚不摧,所向披靡,在洛基的笔下他让他重建了他的家园,让他在另一个国度遇见了一位美丽的公主,她对他一见钟情,她去请求自己的父王把她嫁给他。

——不不不,这个公主不能嫁给他,他把她写的不够美丽,她不能嫁给索尔。

洛基笔峰一转,他写索尔回绝公主,因为他说他不能为她留下。

然后他让索尔离开了这里,他让索尔继续他的旅途——他让索尔放弃了王位,因为他觉得自由更适合他。

索尔在四处游历,他拯救了精灵王国,拯救了人鱼之国,拯救了矮人之国,拯救了亡灵之国。每一个国家的国王都想要把自己的女儿许配给他,可他全部拒绝。

洛基停下笔,他又疑惑了——他必须得为此找一个理由了,否则这个故事的逻辑便不能成立了,他苦思冥想,艰难下笔——


国王问:为什么你不能娶我的女儿?是因为她不够美?不够温柔?不够体面?配不上你的俊美,你雷霆之神的身份?

索尔回道:“不,陛下,我不能娶你的女儿——


后面怎么写呢?洛基想了一个晚上,他以前从未为剧情的发展苦恼过,他想不到合适的理由,这在一个像他这样成功的小说家身上是从没发生过的事,他都快忧愁的掉头发了。

这天洛基想了整整一个晚上,然后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白天他醒来时,他推开面前的窗户让阳光撒进屋子,他伸着懒腰重新翻开他的笔记本,看着他昨天写下的内容继续思索——

国王问:为什么你不能娶我的女儿?是因为她不够美?不够温柔?不够体面?配不上你的俊美,你雷霆之神的身份?

索尔回道:“不,陛下,我不能娶你的女儿——因为我早就心有所属。 ”

咦?

洛基揉了揉眼睛,又看了看这段内容,他怎么不记得他昨天还写了这样一句话,可这又确实是他自己的字迹,他晃了晃脑袋,看来是昨天想的太累了,他竟然忘了自己写了什么。

然后他顺着这个思路,想着如果心有所属,那他的索尔喜欢谁呢?不是西芙,他早把这条线掐了;也不是简,他早让索尔想不起这号人了,那条线是个错误他已经纠正了;更不是人鱼,索尔说他不喜欢人鱼;也不是精灵,他已经让索尔把她当作妹妹了……心有所属……


——所属于谁?

洛基合上他的笔记本,他决定今天不写了,他要出门散心,好好想一下这个问题。

可是等到晚上他踏着夜色回来,重新点开他的台灯,他依旧毫无头绪。他焦虑的看着这一小段文字,最终深深的叹了口气,在这页的另一边写下困扰自己的这个问题:

——所以你喜欢谁呢?


他合上笔记本,满怀忧虑的去睡了,当第二天他再次坐在桌前翻开笔记本时,发现在昨天他写的那行字下面又多了一句话:

——我喜欢你呀。





tbc.

评论(1)

热度(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