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洛w

主刷锤基,EC/盾冬/亚梅/贾妮/贱虫/超蝙 /在剪辑和写文之间摇摆不定

【锤基,Thor/Loki同人文,合写】木僵/Stupor-8,全文完结!

结局真甜!!感谢太太手下留情啊呜呜呜,这篇虽然感觉整篇都是悲剧,结局竟然甜回来了,不容易啊_(:з)∠)_

诸葛福媛:

【作者】白昼如焚 @白昼如焚 +诸葛福媛


=


前文链接:木僵/Stupor-7


=


大结局:来吧,不要害怕!


八.


“今天先讲到这,我帮你擦擦脸好不好?”Thor向窗外扫了眼,笑眯眯的合上图画书。夕阳已经落下去了,窗外是一片近乎于黑的暗蓝。夜色扑天盖地的压下来,召唤有家的人回返,把无家的可怜鬼都甩给孤单。


Loki跟着扫了眼窗外,脸色马上拉下来,他看一眼Thor,脑袋像拨浪鼓一般摇了又摇,“不!”




Loki最近学了不少新词汇,“不”成为这其中他格外喜欢的一个。在Thor下班时,在饭菜不可口时,在Parker医生来拉他做康复训练时,他就瞪着两只圆溜溜的眼睛,靠在墙边,假装豪气干云的喊,“不。”


发现这个词并非每次都能奏效之后,Loki又格外机灵的注意到了单独相处时Thor对他的纵容,迅速从中衍生出撒娇的本领来。


比如此刻,他就盘起腿,以一副死不退让的架势抱紧了怀里的娃娃,冲着Thor央求道,“多一个!”


Thor把图画书哗啦哗啦翻了个遍,然后把最后一页彩图展平了摊开在Loki眼前,“瞧嘛,都讲完了,真的没有了,我们明天去找本新书来讲好不好?”


“不。”Loki顽固的摇头,把图画书粗暴的扫到一边,两条细细的眉毛拧紧,在眉心挤出个小小的褶皱来。


他生气的样子,哪怕是小孩心性装出来的生气,也还是一点儿都没有变。Thor叹了口气,坐回到床上笑着揉了揉Loki的脑袋。




“讲最后一个,”Thor竖起一根手指,在Loki喜笑颜开的同时跟他强调,“讲完就要洗脸擦身体。”


Loki点点头,迅速换上乖巧的表情。


Thor冲他伸出小指,指节灵活的勾动了几下,“说话算话,骗人是小狗。”


Loki勾住他,眯起眼睛笑起来,“小狗。”




Thor沉吟了一会儿,想起个小时候听过的故事,他清清嗓子,轻声道,“在很久很久以前,咱们这儿住着个傻瓜,他特别笨还老是闯祸,总被邻居们笑话,所以他决定去给自己买一壶脑子。”(注释)


Loki忽然“咯咯”笑出声,他把怀里那个满头乱糟糟毛线团的娃娃放在腿上,指指它又指指Thor,重复说“傻瓜。”


Thor哭笑不得,在他看来,那娃娃实在是丑的要命,根本就说不上跟自己有半点相似之处。但是孩子嘛,想象力总是格外丰富些。


他把娃娃拿过来,放到自己脸颊旁边晃了晃,“对,傻瓜Thor,没有脑子。”


“别人告诉他,山上住着个顶顶厉害的巫师,他什么都有,有钱、有魔药、有咒语,还能占卜命运,于是Thor就跟妈妈说了这事,问自己能不能去找那巫师买一壶脑子。”


“‘你应该去,’他的母亲说,‘儿子,你太需要那个啦,要是我死了,谁来照顾你这么一个可怜的傻瓜呢?你就像个小孩儿一样不会照顾自己。但是孩子,你要懂礼貌,要好好跟他说,因为他们那些聪明人很容易生气。”




是的,他的母亲也是这么说的。Thor记得她咳嗽着,手上还不肯放下理棉纱的零活儿——她的手掌粗糙皲裂,在棉纱中穿过时总会发出细微的砂纸摩擦样的声音。


“你该去钢厂试试,Thor,要是我死了,你得学会照顾自己。”她走过来,帮他仔细的择出胳膊上磨出的旧线球,“要懂礼貌,要好好跟Birling先生说,他们那些有钱人,总是很容易生气的。”




Thor苦笑了下,语速不由自主的放缓下来。


“于是傻瓜Thor就去了,他找到了巫师,想要一个最一般的脑子,像所有人一样,哪怕像傻子也行,干干净净、普普通通就好。”


‘一壶脑子要多少钱,巫师?’


巫师忙着煮他的魔药,他说:‘你拿最喜欢的东西来换,我就告诉你到哪儿去弄一壶脑子。’


‘可是,’傻瓜Thor挠挠头说,‘我要怎么做呢?’


‘你得自己琢磨了!’巫师说着就端锅进了里屋。


傻瓜Thor回到母亲身边,把巫师的话告诉了她。


‘所以我大概得把咱们的猪杀掉了,’他说,‘我最喜欢的就是肥熏肉了。’


‘那就动手吧,孩子,’母亲说,‘要是你能买到一壶脑子,从此照顾好自己的话。’


于是傻瓜Thor把猪杀了,第二天他又去了巫师的小屋。


‘晚上好,巫师,’Thor说,‘我杀了我最喜欢的东西。’


‘是吗?’巫师透过眼镜看了看他,‘我看你还没找到正确答案。今天我没有脑子给你。’他砰地一声合上书,背过身去。


Thor打算回去告诉母亲。但是快到家的时候,一群人跑来跟他说,他母亲就快要死了。”


Thor停顿下来,觉得舌根苦的发疼。他侧过脸躲开Loki,看着紧闭的屋门沉默下来。




“后来?”Loki凑过来催他,“后来?”


Thor转回头对他笑笑,继续说,“后来Thor跑回家里,母亲只看了他一眼,对他微微一笑,好像在说她可以安心地离开他了,因为他已经有足够的脑子照顾自己了,然后她就离开了人世。


Thor一屁股坐下来,他记起自己还是个小毛孩的时候,母亲是怎么照顾他的,他记起母亲是怎么帮他准备晚餐、缝补衣服,又是怎么耐心忍受他的愚蠢的。他越想越难过,抽噎着痛哭起来。


他到这个时候才明白,世界上所有东西里头他最喜欢的就是自己的母亲。”




“Thor”,Loki捏捏Thor的手,把娃娃塞给他,又轻柔的叫,“Thor。”


Thor把他的手反握在手心里捏紧,“傻子Thor失去了他最喜欢的东西,可巫师还是没有给他一壶脑子。巫师问他,‘你还得回答一道谜语,什么东西黄澄澄、亮闪闪却又不是金子?


Thor想啊想啊,他没有脑子,怎么可能答上来呢?于是他从早想到晚,在深夜的路边哭了起来。


这时候一个住在附近的聪明人走了过来,看看他,说:‘傻瓜,你怎么了?’”




Loki忽然蹭了蹭Thor,把手抽出来指指自己,“聪明。”


他从身后翻出另一个更丑的娃娃来,把他塞给Thor,“聪明!”


Thor笑出了声,他使劲点点头,把Loki手上的娃娃接过来。它的做工并不好,头顶上有个冒出来的线头,那东西盘踞着,就像处明显的伤疤,顶在尖尖的脑袋上。


Thor捻搓着那个小小的线头,轻声说,“傻瓜Thor回答,‘哦,聪明人Loki,我杀了我的猪,然后失去了母亲,这世上再没有我最喜欢的东西了!’


‘真糟糕,’Loki说,‘没有人照顾你吗?’


‘没有,’Thor摇摇头,‘我再也没法儿买一壶脑子了。’


‘你在瞎说什么呀!’Loki拉住他,‘我不介意亲自来照顾你。’


‘你吗?’Thor问。


‘对啊,’Loki毫不犹豫的点点头,‘大伙儿都说傻子能做好伴侣,我想,你要是愿意,我就选你吧。’


‘你会养猪吗?’Thor问。


Loki摇摇头,然后补充说,‘但聪明人什么都学得会。’


‘那你会猜谜吗?’Thor又问。


‘会呀。’


‘什么东西黄澄澄、亮闪闪却又不是金子?’Thor一板一眼的把巫师的问题重复出来。


Loki打量着他的金发,马上回答说,‘是太阳!’


Thor高兴的连连拍手,他终于可以答出巫师的问题了,只要他去答了问题,就可以得到一直想要的一壶脑子。


可他现在喜欢聪明人Loki,必须得拿他去换一壶脑子。”


Thor停下来,冲Loki伸出手,Loki贴着墙壁慢慢的挪过来,靠进他怀里。一个吻落在Loki额头淡淡的粉色疤痕上,像羽毛一样轻柔松软。


“傻子Thor站起身来,拉着他的伴侣向山下走去。他不想再去见什么巫师了,只要他们两个在一起,有一个脑子也足够了。”


Thor紧紧搂住怀里的人,重复道,“就足够了,Loki。”




临近换班的时候,Thor撸起袖子干起了给Loki擦澡的事儿。Loki最近爱上了玩水,每次站到淋浴下或是跳进浴盆里都抓住Thor笑个不停。Thor把温水端进来,打算用热毛巾帮他简单清洁下。趁着他弓下身子去帮他擦拭下半身的时候,Loki把手伸进水盆里,掬起一捧水泼到Thor脑袋上。Thor扭过头来瞪他,他又忙不迭的摆手,把湿淋淋的手心藏在背后,左顾右盼的假装寻找恶作剧的始作俑者。


如此来来回回,等Thor把他擦干哄上床,已经将近九点了。


Thor把两个娃娃放在Loki毯子边上,再三跟他保证自己明天一早就回来,Loki才不情不愿的把手缩回了毯子里。




最开始的时候比这还要难,Loki似乎知道哭闹大喊会引来某些人的辱骂,每到Thor要和夜班护工换班的时候,他就堵在门口,眨着绿莹莹的大眼睛冲Thor可怜兮兮的摇头。Thor看着他,觉得整个心都被活活的揪出来拧了一遍。




他不敢表现的太积极。精神病院的护工大多是下等人,大家没心情去关心自己护理的人到底得了什么病,也不在意他们的死活,大家想要的是报酬,是可以管的了温饱淫欲的带着腥味儿铁味儿的钱。 


Thor得给自己没完没了的加班找个理由。


“我多上三小时,咱们九点换班,怎么样?”他掏出卷烟递给夜班的小个子男人,摸出火柴帮他点上。


“为什么?”小个子男人吐了口烟,转头啐了口痰在地上,“你可别指望我会把夜班费分给你。”


“嗨!老兄,”Thor摇摇头,并肩和他站在墙角吞起了烟圈。


“我租的那屋子,一点儿热水都没有,”Thor耸耸肩,偷偷指了指Loki的病房,“我在这儿呆晚点,还能喝点茶、洗了澡再回去。”


“行啊你!”小个子男人打他一拳,“比我都还会占便宜!”


“哎呀,”Thor配合着他干巴巴的笑着,“Birling家有钱嘛,不占白不占。”


“那你干脆给他洗了澡,把他弄上床睡了再走,”小个子掐灭烟,Thor又给他点上一根,“我晚班就可以直接去睡觉了。”


“没问题!”Thor爽快的答应下来。


“说起来,”小个子顿了下,像是想起什么事情,嘿嘿笑了几声,“嘿……你很快就知道啦。”


“知道什么?”


“伺候疯子洗澡这活儿确实烦人,”他狠狠嘬了口烟,又闭紧嘴巴把它们从鼻子里赶出来,“但给小Birling洗澡,总比伺候其他疯子强。”


“是吗?”Thor装作不在意的夹起了烟卷,另一只手在背后紧握成拳。


“看着爽,”小个子啧啧的砸吧了两下嘴,偷笑道,“白的像个妞儿。”


“骚扰病人不是会被开除吗?”Thor尽力压抑着自己的怒火,声音还是带出了明确的颤抖。


“当然!”小个子瞟了Thor一眼,似乎把他的失控当成了胆怯,“你不能摸,”他又偷笑了下,咂咂嘴,“看看,看看总不打紧。”




Thor在木板床上翻了个身,引得身下的床板咯吱咯吱一阵响。


天已经完全黑透了,隔壁女人的工作却才刚刚开始。她总在他下班的途中冲他搔首弄姿,紫红色的绸布裙子层层叠着,蹭在小巷肮脏的砖墙上,只等着哪个男人把它掀起来,在墙角或破出租屋里完成一单生意。


隔壁的床吱呀吱呀响个不停,男人呼哧呼哧的喘气声和女人高亢虚假的呻吟声隔着薄薄的墙壁传过来。


Thor被叫的满心烦躁。


他讨厌那种发情野猫一样的叫声,句句都是恶心至极的虚假情欲。Loki在和他亲昵时很少叫出声,他总是一脸又快活又痛苦的样子,无助的用气声呢喃他的名字。


“Thor……Thor……”,Thor知道自己就算是被埋在厚土之下的坟墓里,那个声音叫他,他也会义无反顾的爬出来。


“Loki……”Thor闭上眼睛,Loki飞满红晕的脸庞跳进他脑海里。


“我还有一个小时就得赶回学校,”Loki钻进他简陋的出租屋,因为奔跑而绯红的脸上汗水津津,“你要是快点儿,咱们还能做两——”


Thor走上去,狠狠把他未说完的话吻回嘴里。


……


“Loki……”Thor想象着Loki的样子,粗糙的手掌从内裤边缘摸了下去。




“Birling已经能自由活动了吗?”Dr. Strange经过院长办公室的时候,被拦下来叫了进去。


Strange走到窗边,看到楼下的花园里,Thor正拉着Loki小步小步的溜圈。Peter Parker抱着本大部头,坐在不远处的树荫底下陪着他们。


“是我让护工多陪他走走,毕竟Loki现在没能力惹出什么事了,总躺着的话,不利于他的健康,我们也不好跟Birling家交代。”Strange转头看向Nickson,没用任何尊称,也没附送笑容。


Loki在会客室的失控事件给他们之间营造了一种新的平衡,他们都抛开了虚与委蛇,明确的否定和鄙视了对方对医学的解读。一旦敌意坦诚公开,很多事情反而更好处理,Nickson提出不追究Strange配合Loki假装好转出院的事,条件是Strange不追究因公受伤中院方的连带责任。


这是个公平交易, Strange非常干脆的应承下来。




“你或许还没听说,Birling家新出生了个健康的男继承人。”Nickson坐回扶手椅上翘起腿,没有流露出邀请Strange坐下的意思。


“Birling先生老当益壮嘛。”Strange从窗边踱开,自顾自在沙发上坐下来。


“至于Loki,”Nickson叉起手指,冲Strange耸耸肩,“Birling家安顿好一切,就会把他接走,送到哪个风景好的穷乡僻壤养起来。”


“听起来很符合Birling先生的心意,”Strange眯起眼,没做进一步点评。


“那么,这件事就这样结束了。”Nickson站起身,语气中半是探究半是肯定。他似乎想尝试着伸出手,最终还是把双手都背到了身后。


“当然。”Strange站起身,大步走了出去。




“他恢复的比我想象中要好。”Strange递了杯茶给Thor,难得的否定了自己的判断。


“我相信他以后会更好的,但就算他一直像现在这样,我也不在乎。”Thor把脸埋在杯子后面,咕咚咕咚把茶喝干了。


Strange又给他续上一杯,“准备的怎么样了?听Nickson的意思,Birling家可能很快就要来接人。”


Thor笑了笑,“Loki很勇敢,现在已经不怎么害怕走出去了,只要我陪着,能安安静静的走到大门附近。”


“打算去哪儿?”




Thor沉默了几秒,抬起眼,郑重其事的冲Strange摇摇头,“他们肯定要最先追查您这儿,我想您还是真不知道的好。”


“信不过我?”Strange呵呵笑着,明显是开玩笑的口吻。


“不想再给您添麻烦,”Thor也跟着笑了笑,“您和Watson医生已经帮我们很多了。”


“那好吧,”Strange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等风头过去了,随时欢迎你们去伦敦!”


“伦敦?”Thor敏感的捕捉到Strange语气中的轻快,他笑着追问,“Watson医生回来了是吗?”


“他在父母家里休养,”Strange盯着放在桌面上的信封,嘴角忍不住的咧开来,“但过一段时间就会回伦敦去。”


“他真的跟你说我不近人情吗?”Strange自顾自笑着愣了会儿,忽然追究起Thor之前的那句气话来。


“对呀。”Thor毫不犹豫的点点头,看着Strange猫一样的眼睛不满的眯起来,才补充说,“但他的原话是,Strange这家伙虽然不近人情,却是我认识的最聪明可靠的人呢。”


Strange从鼻子里哼了声,嘴角微微挑了下,又一脸不屑的板起脸,“切。”




春天终于在一场接一场的雨水中走到了末尾,树木褪尽深沉压抑的色调,支楞楞的展出叶子来,它们厚厚的叠在一起,绿油油的像打了蜡一般。雨滴一颗颗的落在叶子上,缓慢的,顺滑的溜到尖端,然后像个睡不醒的透明小孩儿,咕噜噜的翻个身,又滑到下一片叶子上去了……


下雨的日子是该早早回公寓睡觉的,实习医生Peter Parker丝毫不怀疑自己这个结论。但现在,他只能叼着钢笔帽,看着窗外的雨滴偷偷臆想自己温暖舒适的单人床。


今天早早入梦是个不切实际的幻想,在下午下班以前,Strange医生交给他足足30页厚的一篇文献,让他参照上面的表格把医院所有的躯体疗法病例整理出来。


“科研训练和临床训练一样重要,我等会儿会来检查进度的。”一向苛责的老师甩下这句话,就背着手走掉了。


“啊~~呀~~~……”Peter对着厚厚的病历堆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时钟还没爬到八点,他已经看的两眼昏花了。




“Parker医生,”门口响起一把温厚的声音,伴随着小心翼翼的叩门声,“还在吗?”


“Donald!”Peter跳起来拉开门,把那个大个子从走廊里让了进来。


Peter非常喜欢这个长得像个瘸腿海盗似的护工,整个医院没有谁比他更有趣了,他肚子里有比海盗还要多的冒险故事,却有幅比神父都温和的好脾气。


“我看这儿灯还亮着,想着你兴许在加班,就拿了点吃的过来。”Thor绕到桌前,把端在手里的托盘放下了,上面摆着一壶红茶,一小杯奶,几块方糖和一碟杏仁饼干。


“Donald!”Peter跑过去抱住他,“你真是太好了,我今天被压了一堆任务,连晚饭都没能吃饱。”


“那快去吃吧,我不打扰你工作了。”Thor欠欠身,一瘸一拐的打算离开。


“等等,”Peter叫住他,抓起一块饼干塞进嘴里。他捂着嘴咕囔着,像是怕把饼干屑喷出来,“陪我聊会儿天嘛。”


“聊什么?”Thor转过身,微笑着看着他。


“聊……”Peter想了会儿,盯上Thor的腿,“你从来没说过你的腿是怎么伤的?是在加勒比海遇到了海盗吗?”


“这个啊……”Thor满不在乎的挥挥手,“这可是最无聊的故事。我呆的那地方发生了暴乱,我被流弹打伤了。医生帮着做了包扎,但落下了一点残疾。”


“怎么会呢?” Peter塞进第四块饼干,被噎的忍不住抓起茶杯喝了一大口。


“是没处理好吗?还是伤的很重?”他揉着自己胸口把饼干咽了下去,把茶杯端起来看了眼,“新品种?”


“听说是锡兰红茶。”Thor揉了揉自己的伤腿,笑道:“医生包扎的没问题,是我自己没养好,当时赶着坐船回来,没办法休息太久。”


“那真可惜,你该先养好伤的。”Peter端起茶杯又喝了口,“噫——怪怪的,我还是更喜欢约克郡的茶。”


Thor没再多说什么,他冲Peter点点头,“我走了,再见,Parker医生。”


“明天见,Donald!” Peter捏起最后一枚饼干,一边叹着气一边抓着头发坐回办公桌前去了。




“如果别人问你,你叫什么呀?”Thor帮Loki扣上鸭舌帽,又把他人中上的假胡子贴紧了些。


“Steve!”Loki挺挺胸脯,准确的答出自己的假名字,脸上挂满了等待表扬的小孩子特有的期待和自豪。


“很好,”Thor拍拍他的脸,“那人家问,Steve你要去干嘛呢?”


“下班。”Loki认真的咬出答案。


“真棒!”Thor拉起他的手,小心的握在掌心里。他压抑着狂乱的心跳和呼吸,尽量轻描淡写的叮嘱Loki,“我们今天这个游戏呢,要是玩输了会有好大好大的麻烦,要是输了我就没办法给你讲故事了,所以你一定听话,好不好?”


Loki使劲点点头,抓起自己放在床上的小包背在肩上。


他扯开拉锁又看了遍,抬起脸,冲Thor皱起眉,“Thor?”


“嗯?”Thor正凑在门边检查走廊,随口应了他一句,“怎么了?”


“Thor!”Loki这次叫的更大声了。


Thor立刻跑回来捂住他的嘴,“我在呀,不要喊,怎么了?”


Loki指指自己的小包,“Thor!Loki!”




Thor愣了几秒,猛地一下回过味儿来。他绕回床边从枕头下翻出那两个丑陋的娃娃,问他,“这个吗?”


Loki马上眉开眼笑,把它们抓在手里,翻来覆去的看起来。


Thor叹口气,冲他做了个安静的手势。


Loki点点头,也学着他的样子把手指竖在唇边,“嘘。”




Thor拉开门蹑手蹑脚的走出去,不一会儿就从光线昏暗的走廊里摸了回来。


他把肩上扛着的人放在床上,小心翼翼用毯子盖好,又理了理他的头发,才直挺挺的站起身来。




Thor转过身,深深的吸了口气,冲Loki伸出手,“走吧。”


Loki把手交到他掌心里,学着Thor的口气重复,“走吧!”




雨更大了。


夜色中淋淋沥沥的落雨声出奇的响,水洼在水泥地上汇聚出来,湿透的皮鞋底踩上去发出扑哧扑哧的声音。住院楼前的路灯刺眼的亮着,在雨雾中显得鬼气森森。


Loki从没练习过在夜晚出门,他紧紧的贴在Thor身边,整个人绷得像根一碰就断的弦。


“别怕!”Thor搂紧他,凑到Loki耳边小声叮嘱,“这就是个游戏,我们练过无数次了,对不对?”


Loki点点头,贴Thor更近了。




“嘿,”Thor从雨伞下探出头,跟门卫问了声好,“下雨了,您还好吧?”


“还好。”门卫探出头来,也冲他点了点头,“怎么今天这么晚?”


“以为等等雨会小些呢,”Thor耸耸肩,“谁知道白等了一场。”




门卫从亭子里举着伞绕出来,随手把门锁打开了。他转过身看着Thor,手在眼前搭了个雨棚,“这位是谁呀?”


“Steve”,Loki小声说。


“夜班的吗?”门卫皱皱眉,“看着好眼生啊。”


“他是临时聘来的,”Thor连忙接口,手偷偷伸下去把Loki的手包在手心里,“他就临时打扫几天卫生。”




“工作证带了吗?给我看看工作证。”门卫又凑近了点,想趁着门口的灯光打量清楚。


Loki已经开始明显的发抖了,他紧紧的攥着Thor的手指,一个字也答不上来。


“我说……”Thor嘻嘻笑着挡住Loki,暗自盘算着在门卫出声呼救前几拳把他砸晕的可能——那有些冒险,而且一定会吓坏Loki。


但他管不了那么多了。


走到这一步,是死是活,他都要把Loki从这个人间地狱带出去。




“该死!”身后的雨雾里,忽然有个响亮的声音咆哮起来。伴随着什么重物落水的声音,Thor转过头,看见Dr. Strange穿着风衣站在大雨里,正一脸愤怒的抬眼看过来。


“那个谁!”他狼狈的搂着一叠书,用脚尖指着刚刚从怀里掉落的一叠材料冲门卫大喊,“你到底是要在那儿一直杵着盘问那俩工人?还是过来帮我捡东西,在我要给院长看的报告被他妈的泡成烂泥之前!!”


“来了,来了,”门卫忙不迭的跑过去,冲着这位最近都没什么好脾气的刺儿头医生堆起笑脸,“这不是来了吗?医生……”




Strange抬起头,细细密密的雨雾里,紧紧依偎的两个身影拉开医院紧闭的铁栅栏门,一前一后挤了出去。


Thor走在湿滑的道路上,跛的越发明显,他身子刻意往右边偏着,高举的雨伞严严实实的罩着Loki。Loki瘦高的身形被Thor揽住,轻飘飘的像棵拂柳,他一点点迈出忐忑的步子,一手搂住Thor的腰,蹒跚的跟着他的脚步向前去了。


他就这样看着他们,直到两个相互扶持的身影消失在医院的围墙尽头。




尾声.




考文垂精神病院新的一天,从Peter Parker的尖叫声开始。


那孩子一大早被人从Loki的病床上架起来,头重脚轻的摔了个狗啃泥。他被院长骂了一个小时又被警察审问一遍,现在委屈的都快哭出来了。


Strange当然对此早有预见,事实上,Thor加在那杯锡兰红茶里的安眠药计量,还是他算出来的呢。


"我只是在遵照Dr.Strange的吩咐加班整理病历,Donald给我端来茶点,我就吃了,我……"Peter抹了下眼角,拼命抽吸着鼻子试图把眼泪憋回去。


"我就不相信你们没串通好!"Nickson狠狠把手中的值班本摔向他,咆哮声在走廊里嗡嗡回响。


装订的线在半空中断了,纸张纷纷扬扬的飞起来,飘得满走廊都是。穿着制服的警察,表情惊恐的护工,窃窃私语的护士,还有马上就要哭出来的小实习医生,所有人都猛然站的笔直笔直,没人再发出一点儿声音。


"Stephen Strange!" Nickson把枪口转向在场唯一一个看起来怡然自得的人,"你又在背后搞了什么把戏!"


"谁?我吗?"Strange站直身子,像是刚刚醒过神儿似的眨了眨眼,"院长,我的病人不见了,我也很郁闷啊!您要是想知道我昨晚在干什么,所有的夜班护士都可以证明,我拉着她们在办公区专心致志的找Parker医生,找到脚都麻了也没找见!"


Peter Parker终于哭出了声,像所有被大人们曲解冤枉的小孩子一样,他捂着脸蹲下来,把脑袋埋进了膝盖后面。


Nickson的胸膛剧烈起伏着,整个人看起来马上就要冒烟了,他冲Strange竖起一根手指,狠狠的点了又点,最终什么话也没说出来。




冲突的结果显而易见且起效迅速。Stephen Strange被停职了,还被警察要求去做几天笔录。他一脸淡然的收拾完东西,脚步轻快的从办公室踱了出来。


说真的,他有点期待自己来日和老Birling的对话,当他想以一个混蛋的姿态气气什么人的时候——就像John曾经描述过的那样,他可以是这世界上最欠揍的混蛋。


至于警察的拘留,他并不放在心上。在这些关键时刻,Mycroft保护幼弟的欲望能压倒一切懒惰本能。至于他们的测谎问卷和各种盘问,科学在上、John可鉴,他可太期待和警局的心理顾问来场专业对决了。




“嘿,小哭包,”一个尖酸的声音钻过门缝,喜气洋洋的飘进来,“一个月之后去伦敦医院实习吧。”


Peter Parker抬起头来,脸上还挂着两串泪珠,“Strange老师?我没申请过伦敦医院啊。”


一封推荐信迎面砸在他脸上,紧接着一句比门板还硬的话拍了过来,“提前三个小时到医院等我,我就考虑继续做你的带教老师!”




Stephen Strange在Peter Parker目瞪口呆的表情中转头离去。


他哼着歌,最后一次踏出考文垂精神病院的大门。想到自己在一个月后入职到新医院里可以继续调教和折磨这个废话太多的小鬼头,他就觉得浑身上下有种说不出的舒爽。当然,更让人舒心的是他和John终于租到那间房子了。


贝克街221B号。


Strange知道,等他去拍门的时候,那房门会以最快的速度打开,迎接他的将是迎面的一记拳头,和他最期待的拥抱。




The End.




注释:


《一壶脑子》来自于《安吉拉·卡特的精怪故事集》,这个故事超级可爱,又很诡异。原文里傻瓜生活中有遇到女巫、妈妈、少女三个角色,把锤设定成傻瓜,用基去替换三个角色会得到三个画风迥异的故事,非常非常有趣。




鉴于我们脑的后续和番外并不善良,就停在这美好的一刻啦,团团圆圆的结局,没有番外,代表诸葛和白白向读者们鞠躬执意!



评论

热度(132)

  1. 歌洛w诸葛福媛 转载了此文字
    结局真甜!!感谢太太手下留情啊呜呜呜,这篇虽然感觉整篇都是悲剧,结局竟然甜回来了,不容易啊_(: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