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洛φ.

主刷超蝠‖被英语折磨的死去活来

【超蝙】时光尽头

醉舟。:

他们属于DC,OOC属于我


CP19的无料_(:з」∠)_




 


看见招聘信息之后,我几乎毫不犹豫地寄出了自己的简历,在参加完面试、知道自己被录取后,我辞退了原本的工作。


很多人对我的行为很不理解,在他们看来不当一个企业的CEO,非要跑到博物馆里当管理员,我简直是脑子有病。


但是他们怎么说都不关我事,这么多年来我挣的钱足够我从现在开始什么都不干地活到死去了。妻子和孩子们对于我的行动都很理解与支持,儿子甚至表达了对我的羡慕,没办法,我们一家都是超级英雄的超级粉丝,家里的漫画书和各类周边产品几乎堆满了一整间屋子。


来探访我们的亲戚都笑称那是超级英雄的专属间。




 


我和超级英雄的故事要追溯到很久以前,那时候我才七岁,正是本应该迷恋超级英雄的年龄,那时候我抱着蝙蝠侠的公仔,这没什么奇特的,作为哥谭人,我当然更喜欢蝙蝠侠不是吗?他可是哥谭的超级英雄!我抱着蝙蝠侠的公仔,因为太专注于街头路过的冰淇淋车,和我的父母走散了。


那时候已经接近傍晚,我蹲在墙角哇哇大哭,你不能要求一个孩子在那个时候还有什么好主意,我甚至知道回去原来的地方寻找父母,但那没用,他们已经离开了,去了其他地方寻找我,于是对于那时候的我来说,最先想到的办法就是——大哭。


我正哭着哭着,一抬头发现天已经黑了,我面前多了一个人,穿着我最熟悉不过的黑色夜行衣。


我第一反应是去看怀里的公仔,它还好好地躺在那儿。是了,站在我面前的是真正的蝙蝠侠,他帮我找到了父母,那时候的我并不觉得有什么,毕竟超级英雄就是无所不能。


而我长大懂事后,才知道超级英雄并不是我所想的那样什么都能做到,他们更关注的应该是火灾,外星侵略,机械战争……而不是一个街头走失的孩子。


当然那只是因为我太崇拜超级英雄了才会这样想,事实上我敢保证蝙蝠侠肯定救过不少像我这样的孩子。


他本该是冰冷冷的,无论是在采访还是众人的印象里,蝙蝠侠都是不太好接触的一个人,但我仍然无法忘记那个夜晚他给我的温暖怀抱,那时他轻轻地拍着我的肩膀安抚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我。


说得矫情点,要是我是个女孩子,说不定那时候就芳心暗许了。


 




我叽里呱啦地讲着,向面前的年轻人讲述当年三次遇见蝙蝠侠的事情,说真的就算我的家人们也都是超级英雄们的迷弟迷妹,他们也听够了我和蝙蝠侠之间的故事,谁叫我总爱拿出来说。


我是在博物馆和这个年轻人渐渐熟悉起来的,他几乎每个周末都会到博物馆来,一待就是一整天,时间一长我们就熟悉了,他从来不会对我的故事不耐烦,十分捧场。


说真的,像他这样好脾气有耐心的年轻人已经不多了,现在的人都太烦躁了,连听个老年人讲话都不愿意。


“那第二次呢?”年轻人推了推眼镜,接着问。


我咳嗽两声,继续向下讲去。


 




第二次见到蝙蝠侠的时候我已经十七八岁了,我想蝙蝠侠大概已经记不得我了,毕竟他救过那么多的人。


那时候我正是热血叛逆的年纪,加入了哥谭一个什么什么帮,时间太长我都忘记了,就是一帮年轻人混在一起玩玩而已,自以为十分了不起,其实在哥谭什么都算不上。


那一次我们误打误撞地真正闯入了不能够闯入的地方,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做真枪实弹,那个时候我和几个人吓得躲在集装箱后面直哆嗦。


很快我们就被找到了,黑洞洞的枪口指着我们,其实我就是个普通人,悄悄说一句,我真的险些被吓尿裤子,还好蝙蝠侠出现了,他不仅救了我的命,还避免了我因为尿裤子而当众出丑。


说真的我一直非常感谢蝙蝠侠,要不是他那个时候出手,我真的是没法站在这儿讲这些故事的,不然我就只能躺在哥谭码头的水底喂鱼虾了。


对了,悄悄说一句,大家都在猜测蝙蝠侠和超人的最佳搭档关系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怀疑就是那时候了,因为我敢担保蝙蝠侠救我们的同时没法让那么一颗大炸弹飞离码头,那肯定是超人干的!


我和一帮人正走在路上呢,蝙蝠侠站在集装箱顶上发射着沟绳,在他飞起的那一瞬间,天空中爆开了一颗炸弹,我吓得肩膀缩了好几下,整个人愣在原地半分钟才回过神来。


 




年轻人点了点头,似乎表示赞同我的话。


我注意到他握着笔的手似乎正在笔记本上写着什么,我有些好奇,却没有贸贸然地探头去看,毕竟这是做人对别人最基本的尊重,不过我也能想到这个年轻人在做什么,肯定是在记录资料为他的以后写的报道做故事储备。


年轻人的职业是个记者,当然和外面一些沽名钓誉的东西不一样,我看过他写的报道,十分棒。


“你应该去星球日报的。”我曾经拿着年轻人所在的不知名小报的报纸这样向他建议,星球日报现在可不仅仅是大都会专属了,尽管依旧叫做日报,但它在新闻业方面可是龙头老大,各个媒体平台都有它的身影。


年轻人愣了愣,我原以为他会说出什么谦虚的话来,没想到他推了推眼镜,小声回答了我:“我曾经在那里待过。”


我便不继续追问了,不管是职场缘故还是家庭缘故,他显然并不像其他记者一样,因为在星球日报待过而感到骄傲自豪,说这句话时他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


“第三个故事呢?”年轻人继续追问。


 




第三次遇见蝙蝠侠……他就站在那儿,站在所有人面前,穿着那身万年的黑色制服,静静地站着,不说话也不动作,任凭所有人盯着他看。


我第三次看见蝙蝠侠的时候,他已经是一座蜡像,待在这座博物馆里,和所有人隔着一层玻璃静静地站着,仿佛在凝视着什么。


这座曾经的正义联盟大厅,已经成为了超级英雄博物馆,正中间摆放着的是超人,蝙蝠侠和神奇女侠的蜡像。


周边还有更多的其他英雄的蜡像与制服和生平介绍,这些英雄中大部分现在已经不见了踪影,正义联盟还是正义联盟,超级英雄依然是超级英雄,他们还在拯救这个世界,只不过是换了一个人,换了一张面孔。


毕竟……有不少的超级英雄,他们其实原本就是普通不过的人类。


以我对蝙蝠侠的印象,他活到现在也该有一百岁了,但是这个世界上能活到一百岁的人又有多少呢?


只有蝙蝠侠的搭档超人,才可以很长时间内都不用担心老去的问题吧。


 




我注意到年轻人停了笔,长久地沉默着。


我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我知道这个小伙子肯定是个蝙蝠侠迷,因为每个周末他的大部分时间都花费在了蝙蝠侠的蜡像前,他总是隔着一层玻璃看着那位曾经的超级英雄,似乎有说不完的话。


残忍地告诉他他的偶像已经不在了,的确是一个算得上打击,但他迟早要面对现实,多年来的战争蝙蝠侠从未表现出和普通人不一样的地方来,几乎所有的超级英雄迷们都认定了蝙蝠不过是个普通人,普通人终归会老会死。


 




“没关系的,小伙子。”我安慰他,“所有人都会有死的那一天,不过是早晚罢了,重要的是超级英雄精神的传承。蝙蝠侠不可能一直陪着我们走到生命终结的那一天,这是我们大家都明白的事情。”


年轻人垂下了眼。他说。


“是的,我知道。”


 


 




—FIN—



评论

热度(134)

  1. 歌洛φ.醉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