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洛φ.

目前主刷锤基/超蝙/盾冬/在剪辑和写文之间摇摆不定

[BVS][SuperBat]再浪黑化 1

interesting😂

Codie:

AU。准确来说是超布鲁斯。来自reddit上的脑洞:大家假装不知道克拉克·肯特是超人。这大概是个除了超人所有人都是普通人的世界。


片段灭文大法。OOC,OOC,OOC。


为什么这篇文看起来这么智障?因为作者是个智障。


01


 


  “我做了个梦。”布鲁斯这么说。


  临时充当司机的管家先生抬起眼通过后视镜看他,带着分量正好的关切,“是的,布鲁斯少爷?”


  在后座上小睡了一阵子,他终于从持续到凌晨派对恢复了过来,从布鲁西宝贝转换到布鲁斯·韦恩。但这个表情对于布鲁斯·韦恩来说也太过严肃了一点——不,严肃不是一个准确的形容。布鲁斯也抬眼看了后视镜,他们的目光短暂地交接了一下,布鲁斯又垂下了眼。


  今早有个重要的会议,但他还有那么十分钟可以消磨。阿福决定安静地等他说下去。


  “我做了个梦。”布鲁斯重复了一次,疲倦、过度震惊或者别的什么缠住了他的舌头。“上帝啊,我梦到的超人。”


  布鲁斯语言混乱地描述了下去,他穿着奇怪的制服——护目镜甚至还有头罩!被毁掉的城市,大片的荒漠,某种秘密军队,失败的交易,他被抓到了一间地牢里。


  “我被铁链吊了起来,然后我见到了超人——你能想象发生了什么吗?他用热视线干掉了我的同伴,然后——他揭掉了我的头罩,他把手放在我胸膛上——在那儿开了一个洞。”


  阿福思索了一下,谨慎地安慰:“这只是个梦。”


  “这不只是个梦。”布鲁斯沉默,他把脸埋进手里。


  大概半分钟后,阿福终于等到了他声音闷闷地传了出来。


  “这他妈是个春梦!”


 


 


 


02


 


  布鲁斯知道超人是克拉克·肯特。所有与军方有点交情的人都知道这一点,他想,也许再过几年全世界都会知道。但目前而言没人敢揭穿他的身份,这风险太大——几年后很可能会出现几百万人保守同一个秘密的奇景,一条像五十一区一样绝对不可以进入的专供超人换装的小巷之类的。


  哦对了,克拉克·肯特是个记者,现在正在采访布鲁斯。他盯着克拉克脸上那副眼镜,那真的是一副普通不过的眼镜了——怎么会没有人认出他来,还是整个大都会已经开始保守那个共同的秘密了?


  “呃,抱歉?”他走神了一会儿,甚至想不起自己之前说了什么。


  “我们在说蝙蝠侠,韦恩先生。许多人说他是个罪犯,也有人认为他是哥谭的守护者。”


  布鲁斯抿了抿嘴。那是一个都市传说,都市传说不会是罪犯或者守护者,因为他根本不存在。——等等,克拉克在说到“守护者”这个词的时候眼睛是亮了一下吗。好像他相信那只大蝙蝠真的存在、每晚在哥谭巡视打击罪犯似的。但绝大多数孩子都对圣诞老人不存在这点接受良好不是吗。


  布鲁斯试图找一个委婉的否定方式,“你认为呢,你认为他的存在很有意义?”


  “他的行为很有意义。”克拉克说,“我们都知道这二十年哥谭的犯罪率下降得惊人,它稳定在了一个,可以接受的水平。”


  但这不能证明蝙蝠侠存在啊。布鲁斯皱了皱眉——克拉克像是误解了他这个表情,从一个干练冷静的记者变成了慌乱的小镇男孩,“我不是说这全部归功于他——我知道除了那些上流社会的慈善晚宴和给医院的捐款,你做了更多,推动立法,提高就业率,引导黑市成为合法交易,还有关于非法移民……你是一个了不起的人,韦恩先生,你值得比花花公子更好的评价——”


  不,不是这个意思。布鲁斯纠结地揉了一下眉心,接下来他是不是要说,你一定能体谅超人孤单地存在这个世界上的感受、你一定有办法让社会和各国政府接受超人的存在之类的话了。布鲁斯抓紧时间打断他:“要是我说我喜欢这个评价呢?”


  克拉克神色复杂地看着布鲁斯伸手取下了自己的眼镜。他像布鲁斯预想中的一样迟钝,需要的反应时间像预想中的一样长。


  “这不专业,韦恩先生。”


  “哦不,记者先生,我一直很专业。”


 


 


 


03


 


  在被超人从独裁者的枪口前救下之后,吉米·奥尔森发现自己将要无限期地成为一名摄影记者。佩里不知道他是靠什么门路进了星球日报,但没什么能阻止他冲吉米大喊:“好照片!我只要求这个!我不管是谁准你来这儿的你再敢把受住房问题困扰的抗议者们拍成像聚在圣诞树下等着家庭合影一样我会让你立刻滚出去!”


  哦,真抱歉,在弗吉尼亚他学习如何用微型相机记录证据而不被发现杀掉时真的没有好好听教授说要怎么样才能把照片拍得更有感染力呢。


  吉米在内心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上级的指令含糊不清,总之他得作为摄影记者在星球日报里监视(他才不要委婉用词)名叫克拉克·肯特的超人——这可是个关系到地球存亡的重要任务。让他再翻一个巨大的白眼。


  他不知道要怎么才能跟克拉克搞好关系,他不能说出“嘿如果没有你我就要被一枪爆头了让我请你喝一杯感谢你好吗”,然后互相交换从小学以来的各种故事以及对棒球队的看法来增进感情。


  吉米还没有想好怎么搭讪,克拉克先找到了他。“新开的面包店,尝尝?”


  这很尴尬。吉米拿了一块甜甜圈。他好像一个被鼓励表白的暗恋者,他想,是不是整个办公室都想象出了一些他根本没有的心理活动。不,真的不是这样,他只是个带着情绪工作的中情局特工。


  “我听露易丝说,你们在非洲碰上了点麻烦。”


  吉米看着克拉克的“你可以跟我谈谈”的眼神,犹豫了一下。他是不是把自己在报社里诸多不合群的古怪表现当成创伤后应激障碍了。“一点小麻烦。我差一点儿就能跟佩里永远说再见了,但超人逼我回来每天听他教训。”


  他盯着克拉克,对方只是笑了一下,并不是那种收到感激的笑容,更像是被他的小幽默逗笑了。“他应该教你不要公开抱怨佩里,这是更重要的保命技能。”


  吉米飞快地咬了一口甜甜圈,“玉米味!哇噢,超棒!”


  吉米借助甜甜圈迅速与克拉克建立了友谊,在他去调查贩毒与帮派案件时主动表明自己的特工身份。吉米·奥尔森感觉自己终于找回了作为特工的尊严,他终于可以在报告里写上自己的光荣事迹了:他阻止了帮派成员对克拉克进行攻击,免去了克拉克解释为什么被攻击后自己毫发无损而他们统统骨折。


  于是他们的友谊终于进行到在吃饭时谈论恋爱心路的那一个阶段。一天中午吉米在努力用叉子叉起盘中最后一片香肠并听着克拉克讲述自己恋爱对象时,他捕捉到了“他”这个人称。


  克拉克那个“成熟、有头脑、有社会责任感、恋情需要保密”的恋爱对象——说真的,他已经在报告里写过露易丝·莱恩了——他妈的是个男人。吉米吓得手上的叉子都掉了。


  他不该表现得这么惊讶。他不是歧视同性恋,但是超人他妈的是个基佬——不,他这是在歧视超人吗?


  “抱歉,我只是有点惊讶——你有选择的权利,我绝对会支持你。”


  克拉克好像也吓到了自己,他从没有坦白过自己是个同性恋而他又恰好说出了他有男朋友这个事实——所以,是不是超人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是个同性恋,或者他那个星球上根本没有这种概念。吉米绝对要把这个写进报告里。


  “谢谢你,吉米。”


  好了,现在他要好好构思他的报告了。吉米不接到像个狗仔一样跟踪克拉克直到发现他那个神秘的男朋友这样的指令。做摄影记者已经让他尊严扫地了,不要再踩上几脚。


  但在上级作出明确指示之前,他已经知道了克拉克,或者说超人的男朋友是谁。——整个报社聚在电视机前看超人阻止了一场在哥谭的恐怖袭击,然后,布鲁斯·韦恩吻了他。


  “应该是我在那儿!”天啊,所以为什么他今天没有和克拉克一起去哥谭,“——最近的位置!拍到那个照片!那该是我的普利策!!”吉米敲了敲屏幕,“所有的社会问题都在这儿!”


  等等,他是完全进入了摄影记者这个角色了吗?


  “不,你不能拿普利策。”佩里说,“还有,这是星球问题。”


  


  


  


04


 


  深刻体会到克拉克,或者说超人,对蝙蝠侠的莫名执念之后,布鲁斯着手研究起了关于蝙蝠侠的都市传说。他很想知道是不是这个传说吸引着超人经常在晚上到哥谭到处转转,于是他在韦恩塔上搭了个蝙蝠灯。


  这真的引来了超人,或者说克拉克。布鲁斯没想到会这么顺利,他甚至还没想好要和超人说点什么。


  “我听说你在哥谭找些什么。”


  克拉克降落在楼顶,一脸凝重地打量着他:“所以,你是蝙蝠侠?”


  糟糕,好像玩大了。布鲁斯镇定地维持他习惯性的轻浮笑容——不不不这种表情根本没有必要维持啊,“不是,让你失望了。”


  然后他关掉了蝙蝠灯。他的眼睛不是很能适应接下来的黑暗,判断错了克拉克的位置,说话的口气也太暧昧了一点。种种无心之失叠加在一起就是他们在楼顶差不多上了三垒。


  第二天布鲁斯醒来时克拉克躺在他旁边。头发被布鲁斯揉得乱七八糟,显露出它们本身卷曲的样子。他现在看起来更像那个小记者。


  但不管怎么说,你把超人给睡了。布鲁斯打开了自己头脑中的“布鲁西小清单”文档,输入了“克拉克·肯特/超人”。不对,他冷漠地删除掉了这一条。你才是被睡的那个。


  布鲁斯不知道和超人上床会有什么影响,但这件事绝对要保密,他不想将来的某一天清晨会有政府人员在他床单上采集超人的精液。


  布鲁斯站在自家玻璃墙前看着外边的湖面深沉地思考起了自己未来的命运。他想不出什么结果,关于超人的一切都难以预料。


  唉,可是克拉克这么可爱,他还是很想搞啊。于是他回到床上和刚醒来的克拉克打了个晨炮。


  “所以,你很容易会和那些在楼顶见面的人们发展出这种关系对吗?”


  “不,我当然不……”


  嗯,这样啊,所以蝙蝠灯是关键对吗。布鲁斯在自己头脑里新建了一个“克拉克·肯特/超人”文档,输入了第一条:性幻想对象,蝙蝠侠。


  


  


 


05


 


  布鲁斯开始去传说中的蝙蝠侠出没地点闲逛,在晚上。虽然哥谭的犯罪率已经变低了很多,但那些地方仍然很危险——面对阿福不赞同的目光,布鲁斯十分心大地表示,现在这些地方都是超人的出没地点了,没什么好担心的。


  但他总是觉得背后凉飕飕的,也许他的管家先生已经在哪栋楼的楼顶找好了狙击位置。


  他每次都能成功地见到克拉克,然后成功地和克拉克搞上床。


  他们大概是建立了固定关系——至少克拉克是这么认为的,他告诉了布鲁斯他那个外星名字,卡尔-艾尔。布鲁斯完全没有做好跟克拉克——不,超人——不,任何人,建立固定关系的准备。他对花花公子这一身份有着良好的认同感。唉,可是超人这么可爱,他还是想继续搞下去啊。


  其实我知道你的地球名字。布鲁斯想着,看着克拉克充满期待的目光。当然啦,他完全有权知道真相。


  “蝙蝠侠没有名字,因为他不存在。”


  克拉克伤心得小卷毛都耸拉了下来。


  


  


  


06


  


  在莱克斯·卢瑟的宴会上,布鲁斯第二次见到处于记者身份的克拉克。然后他们的话题不知道怎么地又拐到了蝙蝠侠传说上面。要不是莱克斯出现的及时,布鲁斯大概差不多要贴着克拉克的耳朵说话了。


  莱克斯和布鲁斯握手的时候用眼神明确地传达了“谁批准你跟超人勾三搭四的你能不能有一点星球责任感”,然后他和克拉克握手之后还玩笑似地拍了拍克拉克的胸膛,成功地清除掉了之前布鲁斯和克拉克之间过于暧昧的气氛。


  是了,要是他把克拉克拉近隔间里——这算不算是对超人出轨,他会不会被热视线搞死。


  唉,可是小记者这么可爱,他也很想搞啊。上一次采访,克拉克十分专业地离开了。


  布鲁斯感觉人生灰暗了起来,“布鲁西小清单”文档已经快三个月没有更新过了。


  接下来一周他都没见到克拉克,超人也不来哥谭了。难道他的行为已经被判定为出轨未遂了。布鲁斯看新闻的频率提高了许多。超人并没有对地球做什么。


  克拉克终于来找他谈谈了。布鲁斯已经做好的心理准备,表现得十分镇定。


  然后克拉克作为超人向他坦白了克拉克·肯特这一身份。


  不不不不不他完全没有做好这个心理准备——虽然他一早就知道——但他是不是要负责了,对超人负责。天啊,下一步他大概是要跟政府签订什么协议了。


  “布鲁斯,其实你早就知道了,对吧?”


  糟糕,他是不是感受到了一种被欺骗了感情的愤怒。布鲁斯看向克拉克,脸上是“我男朋友果然好聪明啊”的欣喜表情——不,克拉克误会了。但布鲁斯并不能解释自己为什么知道克拉克就是超人,他感到非常绝望。


  克拉克解释起了为什么他需要隐藏身份,他不希望身边的人受到伤害。“我不希望你受到任何伤害,”克拉克郑重地告诉他。


  布鲁斯终于回过神来,“你做得没错,我希望你有自己的生活。”


  他们的关系也应该保密。在布鲁斯的想象中,那份协议已经摆在了他的桌面上,而他现在只想努力地把它推远一点。


  


  


  


07


 


  “我知道你是去做义警了。”


  全玻璃的建筑让布鲁斯很容易就发现克拉克在他家里,但他进门时还是被吓得酒都醒了。虽然克拉克有他的密码,但大多数的晚上克拉克都会住在大都会的公寓里。除非,布鲁斯看向电视,很好,除非因为蝙蝠侠。


  他看了半分钟的插播新闻,作为一个哥谭人熟练地解释:“这是黑帮内讧,他们总会把这个推到蝙蝠侠身上。”


  “这不是你的年纪该做的事情了。”克拉克温和地继续说下去,“否则你怎么会连女士的口红印子都没擦掉。”


  这是什么逻辑啊……不要轻易地排除布鲁斯·韦恩还没有习惯别人的男朋友这个身份的可能性好吗?布鲁斯走进盥洗室里镇定地把自己下颌角边的那个暗红的印迹给洗掉了,然后镇定地走出去向克拉克强调这一点:“真的没有蝙蝠侠。”


  克拉克开始复述事实:“你年轻时去过很多地方,你学到了很多,你甚至在拉美参加过革命——”


  布鲁斯打断他:“然后我真正地意识到了犯罪和恐怖主义的根源所在。嘿,听着,虽然你是超人但不意味着你在每一件事上都是对的——”


  他们真的要说这个吗,这好像是结婚第三年才会开始吵起来的话题而布鲁斯·韦恩的人生规划里从来没有长达三年的关系。


  “你说极限运动给你很多旧伤,但从韦恩大宅的楼梯上摔下来甚至骨折?”克拉克露出了属于记者的那种微笑。


  没错,我真的摔过。布鲁斯把脸埋进手里,虽然他一开始的确加深了对方的误解,但为什么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哦天啊,要不要我给你一个监听授权什么的——”


  克拉克的手指碰到他的胸膛,作弊地描绘出衣服底下伤疤的形状,“那么这个呢?”


  按照布鲁斯的经验现在他可以把对方推到旁边的沙发上搞一搞避开重点,搞到后半夜克拉克也就忘了。不,超级大脑才不会忘记什么呢。这听起来怎么像性贿赂。——但这次克拉克的表情看起来太严肃了。


  布鲁斯飞快地动了动嘴唇。克拉克听清了:“因为我被暗杀过。”


  “抱歉,布鲁斯……”


  他并不想要一个比他小十多岁的家伙的同情,“我的确触犯过许多人的利益,但我真的没有亲手打击过罪犯!好了,你看我像是庄园底下有蝙蝠洞的样子吗?”


  布鲁斯摁着克拉克的肩膀转了起来,像他是一架扫描仪之类的。但克拉克很快地停住了。


  这就很尴尬了。布鲁斯看着克拉克,期待对方只是发现了别的什么新奇事物。


  “你家庄园底下有蝙蝠洞。”


  ……不。


  


  


 


08


 


  “如果是糖渍橙皮黄油饼干,克拉克少爷会欣赏吗?”


  什么,已经改称呼了吗。布鲁斯看着电视里关于超人和韦恩集团继承人恋爱的新闻,宗教人士甚至争论起了这是多严重的罪过。布鲁斯冷漠地喝了一口咖啡,你们能不能先从超人有没有灵魂开始讨论。


  “为什么,我只是亲了超人——他的被保护者们不都这么做过吗,为什么我就是他的男朋友?”


  “恕我直言,布鲁斯少爷,那是相当小的比例。而且从不那么,热烈。”


  不要替换掉你原本想用的那个词啊,有伤风化是不是。布鲁斯再次冷漠地喝咖啡。“我什么时候承认过了?”


  “噢,你当然可以澄清。我相信有无数记者愿意为你效劳,布鲁斯少爷。”


  “……我觉得他会喜欢巧克力碎的。”


TBC


本来想写完再发,啊为什么片段灭文也会写这么长,标题的梗要下次才能写到了。


智障得想分分钟删文档还是先发出来吧。啊,复健无望,人生还有什么意义(葛优躺沙发.jpg)

评论

热度(203)

  1. 流年度西风Codie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哈哈超可爱
  2. 灼空Codi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