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洛φ.

目前主刷锤基/超蝙/盾冬/在剪辑和写文之间摇摆不定

In debt:

比较喜欢这格于是先画了。

顺便写了写。






牧师桶X警察大哥


“⋯⋯”

这个高大的,身穿黑色雨衣的男人一动不动地看着Dick,他瞅得小警察后背汗毛倒立——老天,这个牧师真的不知道自己瞪人的杀伤力堪比一颗粗直径子弹直抵心脏吗?

“先生,拜托,我真的需要你的帮助。”Dick可怜巴巴地攥着木质长椅的椅背,耶稣就在后面挂着,他对基督发誓自己陷入了麻烦,“嘿听着我虽然不是基督教徒可是我很尊敬上帝很尊敬弥赛亚⋯⋯”

“就像我关心你是不是教徒似的。”这位凶巴巴的牧师抖了抖雨衣,径直朝前面的十字架走去,Dick尴尬极了,咬了半天舌头不知道说什么。

“⋯⋯”

这个牧师好像回头看了他一眼,察觉到了Dick的窘迫,他一边脱下雨衣,一边说道:“arsenal让你来的?”

“⋯⋯你指,Roy?”Dick说出arsenal的本名似乎挺让对方惊讶,牧师蓝绿色的眼睛微微睁大,表情瞬间变得没那么冷漠:“你认识他?”

“青梅竹马?或者说⋯⋯小时候的同学?whatever。”Dick觉得这位牧师似乎对自己的经历有那么点兴趣了,他搓了搓手,赶紧说道:“牧师先生⋯⋯我保证我说的话都是实话。一天前我接受任务去调查某个大型公司,他们似乎和一周前的偷渡案、抢劫银行的案子有关系,结果⋯⋯”

“结果你发现这个公司老板和你的上司也就是你们警察局高层也有点关系所以就算你知道了他们在搞什么龌龊事你也举报不了还被那个公司老板的手下追杀了是吗?你到底知道了什么?”句尾的语气甚至带了些笑意。


——⋯⋯

——哈?

Dick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走近他的牧师接过了他的话茬叽里呱啦说了他陷入的麻烦。“不⋯⋯呃,是的是这样。可是你怎么知道的⋯⋯?”

“我做这种事时间久了,大概也能猜出个七八分。”牧师挑起一边的眉毛,“所以呢?你想让我干什么?”

“⋯⋯”

Dick沉默了。

是啊,他找这个人做什么?

面前这个高大的男人,是牧师,是神职人员,是上帝的孩子——无论怎么想,都不会去做违法的事情吧?虽然是新教,教条松了很多,可是⋯⋯

Roy是不是只是希望他能够来教堂告解一下缓解压力和焦躁的?那他可真是太倒霉了,遇到个凶神恶煞的家伙——


“你是希望我帮你解决这件麻烦事呢?还是⋯⋯希望我把人杀掉?”

“arsenal和你说了吧,我收费可不低啊。”

“——grayson警官。”




——!?

“你——!?”

Dick惊恐地——是,惊恐地看着面前撑着椅背,嘴角上扬,露出笑容的牧师先生——他太惊讶了,连嘴巴都没合上。

“冷静点,小鸟,你在布鲁德海文很出名的。”牧师伸手拍了拍Dick的下颚,“回答问题,可以吗?我今天超累我想回去睡觉了。”

上帝啊如果可以他真的不想回答对方的问题。

可是他也不能回家。

——该死的他还没有时间跑去中心城找wally。

“⋯⋯解决麻烦事,好吗?”

Dick像个泄了气的气球,没精打采地挠了挠湿漉漉还没干透的黑发,那个牧师好像在忍笑,Dick有点不爽,抬头快速瞪了眼偏过头去的大家伙。


“搞得像我把你欺负了一样,警察同志。”牧师拍了拍Dick的肩膀,“其实这几天我是预约满的,你估计得等到下周了。”

“⋯⋯”

Dick没想搭理他,这个警察只觉得自己被Roy骗了,或者是因为外面雨下的太大,导致自己的脑袋十分不清醒。


“你可以回去了。”牧师下了逐客令。

“⋯⋯不能回去,他们在追杀我。”

“你以为这里是避难所吗。”

“⋯⋯椅子我总可以凑合一下吧!”

“⋯⋯”


牧师似乎送给Dick一个白眼,他一边往里走一边脱下了牧师的长袍,Dick抬眼一看,发现他腰上后背上都绑着轻巧的刀和枪械。

Dick的冷汗再一次划过额角。


“⋯⋯等等,牧师!”

“干什么?”

对方的手都放到了门把上,听到Dick一嗓子叫住他,回头后他的表情很是不耐烦。

“⋯⋯名字?”

“无可奉告。”

“⋯⋯”

“⋯⋯”

牧师撇撇嘴,似乎对自己不走心的回答也有些尴尬。


“Jason,Jason·Todd。”

牧师打开门。

“圣母那个雕像后面有毛毯,你记得拿出来盖上。”

Jason头也没回地说道,把昏暗的礼堂关在了背后。




-



算是au吧,这个桶是误入歧途后来幡然醒悟信教扛枪以暴制暴劫富济贫善良不是那么慷慨的好人,平常是面相略凶其实很温柔的牧师(不是天主教是新教所以不能叫神父),晚上强行让教会有下班时间于是他就有空跑出去了(?) 




大概就是周边‪的城市都知道‬跑来这个教堂向某个牧师倾诉心事,所告解的问题一般都能得到解决。


比如我今天被李三欺负了那么‪明天‬这个李三就会鼻青脸肿出来告诉你我们做朋友吧




看桶心情,小事他还是乐意去做的




小孩子的请求你桶不会拒绝,于是孩子们更加相信god bless them()




不过踩他底线的请求会被桶用ak47教育一下




我桶超暴力




根本不把圣经看在眼里!这样给其他牧师怎么起带头作用,不良牧师,不良神职人员!




损友Roy化名arsenal经常帮他联系下生意要不然你桶怎么养活教会所以桶没事就吓唬吓唬黑帮老大,杀杀法律管不住的混蛋们啥的,领会精神




反正你桶明码标价收费而且标准多到爆他超麻烦




至于为什么没被抓住大概是因为没人想得到牧师能去扛枪突突突,于是你桶逍遥法外自由自在歌唱哈利路亚没事带着唱诗班的娃跑去野外郊游啊带着教徒周末聚个会啥的




教会里还有帮忙的小牧师Timmy以及异域妹儿kory等等(不过kory因为肤色总会认为是穆斯林)(但人家连修女都不是)




Timmy和桶都达成了共识


那就是




绝对不接受其他人逗留在教堂超过6小时


单纯躺椅子上睡觉那随便


xjb走动请立即去世


这要是随便走动发现一排机枪火箭炮那可找谁说去


Timmy大学读的是外科医生。


所以也兼职了修桶工




这个教会其实还有个实际资助者 不过你桶是不要他的资助的。




我桶嫌弃他,也嫌弃他那熊儿子。






这个大哥就是个好大哥,五讲四美正直的好青年Dickgrayson(。)


可能因为太正直了


坚决不让你桶杀人


虽然身世不出众甚至还有个从小死爹妈的设定这孩子就见不得人没他惨还三观不正强行厌世。




那遇到你桶,呸,你我的杰宝如此暴力如此多娇那还得了。


得,虽然我被坑但是你这个问题青年需要本警官好好管管,给你上堂素质教育课


桶心想妈的智障,没事就滚出我的教堂


那大哥只好⋯⋯没事找事了


不过其实还是有事的 要不然你桶怎么可能会发现哇塞这个男孩好单纯好不做作和外面那些勾引我的妖艳贱货好不一样呢




只怕我自己会爱上你~~♪










btw


你桶干了这么些不符合老美特色基督主义圣经宪法的事,他多少还是有点罪恶感


于是只好更努力的做好事👍🏻比如哄熊孩子别哭让修道院的萝莉欺负涂指甲油给流浪汉包个三明治啥的


能不杀人就不杀人👍🏻


能爱人就爱人👍🏻


于是抓来Dickie bird 嘴一个👍🏻(?)

评论

热度(18)

  1. 歌洛φ.In debt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