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洛φ.

目前主刷锤基/超蝙/盾冬/在剪辑和写文之间摇摆不定

【吏青】同居15题

有爱~@^_^@~

薄荷子-Mint:

1、相拥入眠


赵吏在夏冬青家里住的第一个晚上,睡得很不舒服。


“夏冬青我平时看你挺瘦的,怎么睡个觉这么占地方?”


夏冬青背对着赵吏,不耐烦地说:“嫌我占地方你睡沙发去,我这是单人床。”


“你那沙发是人睡的吗?”


“你是人吗?”


赵吏的脾气也没那么好,拨拉着他的肩:“转过来转过来。”


夏冬青翻身,刚想问对方想做什么,就被赵吏一胳膊揽在了怀里。


“赵吏你!”


“我什么我,我这是合理使用空间。”


“狗屁!”


“别叫了,把你脚从我腿上拿开!”




2、一方的起床气


夏冬青被赵吏闷了一晚上,第二天醒来后郁闷至极。


他围着被子坐在床上,看着晨光中高兴地画着眼线的赵吏,忽然生气道:“不对!赵吏,你们鬼差也需要睡觉吗!”




3、一同外出购物


“这瓶拉菲不错,一零年的。”赵吏拎起酒,甩进了堆得像小山一样的购物车里。


“我可不喝酒,还是香蕉汁吧。”夏冬青挑了一箱宾格瑞香蕉牛奶,塞了进去,“晚饭你想吃什么?”


“牛排。”


两人来到冷冻柜,又拿了两盒900克的冷冻牛肉抛了进去。


“家里洗发水要没了。”


“最贵的,买买买。”


“床单上次也被弄脏了。”


“四件套,买买买。”


“我最近身体发虚。”


“纽崔莱,买买买。”


“进口牛奶买买买。”


“深海生鲜买买买。”


“按摩精油买买买。”


“旅行套装买买买。”


在一个小时的“买买买”后,两人终于推着堆满了各种货物的手推车,来到了收银台。


夏冬青喃喃道:“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无法克制内心中疯长的购物欲望……”


赵吏看着面前满得快要溢出来的手推车,点点头叹了口气,和夏冬青对视一眼,手挽手从“非购物通道”走了出去。




4、浏览过去的相片


“你看,这是我们第一次去动物园时候的照片,你猜哪个是我?”


赵吏的手指点在照片角落里,一个瘦猴般的小男孩身上:“这个。”


“这是初中春游的照片,我们班去了梅花山。”“嗯,这个是你。”


“高中的毕业照。后来班级聚会,我都不知道。”“这儿。”


“大学……”“这个。”


夏冬青的相册很薄,很快就翻到了底。在为数不多的照片中,还全都是集体照。


“你怎么找我找得这么准?”


“站在最边上的那个,多半就是你了。我说,你就没有单人照吗?”


夏冬青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沉默了片刻,将相册拨到最后一页。


“有一张。”


赵吏看到,在那张唯一的单人照上,是眼熟的444号便利店,一个头戴兔耳朵的男孩站在货架旁,正一脸尴尬地瞪着他。




5、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


赵吏已经是不知第几次藏起夏冬青的方便面了。


“你能有一天不吃这东西的么?每次我一亲你都是一嘴的鲜虾鱼板味儿。”


夏冬青气得一时结舌:“你、你还满嘴烟味儿呢!你嫌弃我那你给我发工资啊,明天我就一嘴的红酒牛排味儿来亲你!”


赵吏笑笑,抓过对方抱住,亲了亲他的唇:“算了,爷就好你这口小鲜虾。”




6、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赵吏手里拎着一瓶酒瘫在沙发上,夏冬青蜷着膝盖懒懒地靠在他怀里。


“这特效做得也太不专业了……好歹加点尸斑吧。”


“你别太挑剔了,又不是所有人都和我一样见过真的鬼。”


房间里关了灯,只有电视机里的画面在神经质地闪烁,传出尖叫阵阵。


“青仔,回头咱俩也去拍鬼片吧,一定大卖。”


“别闹了……”夏冬青喝了点酒,晕乎乎地抱着赵吏的胸,阖起了沉重的眼皮。


赵吏盯着电视,依旧在抱怨:“在这种情况下,那鬼肯定会冲上来抢他的身体嘛。”


“是啊是啊……”


一直蹲在赵吏另一边的女鬼,拿过他手里的酒仰头灌了一口,瞪着眼睛点点头。




7、喝醉


夏冬青一口就倒。赵吏千杯不醉。


夏冬青特别容易被赵吏弄醉。


夏冬青的宿醉很奇怪,醒来后不仅头疼,而且浑身都像散了架一样酸痛,懒懒得不想下床。


“你那是酒量太差,多喝几次适应适应就好了。”


当夏冬青又一次从宿醉中转醒,看到和赵吏纠缠在一起的身体时,他终于相信了那句话——


装在漂亮瓶子里的酒,都是男人裹着糖衣的鬼话。




8、离家出走


夏冬青一回家,就听到屋里传来女人娇俏的笑声。


赵吏坐在他的沙发上,对着两个穿清宫装的女鬼正嘻嘻哈哈地斗着地主。


“哟青仔,来来来认识一下,这是我们那有名的燕燕和薇薇。”


夏冬青眉头一皱,把手里拎的塑料袋往地上一摔:“赵吏,你真是越来越过分了,上次是在你店里我不好说什么,但你现在竟然带到家里来!”


“哎呀你的醋劲能不能别那么……诶诶诶青仔你去哪儿?”


“给你们腾地方!”


夏冬青一口气跑下楼,才突然后悔起来——为什么每次摔东西跑走的人都是他?何况那分明是他的家。




9、接对方回家


“冬青,你这么接连好几天加班,累不累啊?”


“不累。”


“你加班,店里也没奖金发啊。”


“我不在乎,我敬业爱岗,我创新争先。”


“哎呀……别闹了,回家吧?”


“我不。”


“你看你,这几天吃不好,睡不饱,心情郁结怒火烧,额头上痘也爆了,脸上坑也多了,老板我看着多心疼啊。”


“丑就丑,有什么关系?反正我不需要在外面花天酒地,勾搭姑娘。”


“……冬青啊,最近林志文又回来了,他在家里等了好几天了,我看他那样子……怕是快要撑不住了。”


“真的?!我回去看看。”


夏冬青脱下围裙跑出便利店,赵吏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挫败地骂了一句“操”。




10、相隔两地的电话


“赵吏,你这半个月死哪去了?家也不回店也不管,电话也不知道打一个!”


“这不是打着呢嘛……”


“你要是再不回来,我就找你去!”


“嘿嘿……你知道我在哪么你上哪找我去啊?”


“我自杀。”




11、早安吻


赵吏推开门,闻到满房间的方便面味儿,各种口味混在一起。


夏冬青缩着身体侧卧在床上,睡得很熟,但手却紧紧抓着枕头,皱着眉,嘟着嘴,一副老大不高兴的样子。


大概是在做什么噩梦?


赵吏把夏冬青攥成拳头的手打开,握在自己手里,用指尖抚平了他的眉,又去轻轻拉他的唇角。


但夏冬青的嘴刚被拉平,只要赵吏一松手,就又嘟了起来,几次下来都是这样。赵吏没办法,只能俯身下去,细细舔吻那双不听话的唇。


装睡的夏冬青闭着眼睛,一下缩回被子里偷偷地笑起来。




12、讨论关于宠物的话题


“赵吏,你看这个哈士奇怎么样?和你还挺像!”


“打住,我可不喜欢狗。”


“那这个狸花猫也不错呀……”


“我对猫毛过敏。”


“虎皮鹦鹉呢?你还可以教它说话呢!”夏冬青举着赵吏的手机,在他眼前晃来晃去。


“走开,我不想要复读机。”


“赵吏,小亚说,养宠物的男人会比较受女生的欢迎哟?”


“老子已经够受欢迎的了,用不着养这些,何况我养个你都费劲!”




13、出浴后的怦然心跳


夏冬青家里,赵吏最喜欢的就是那间透明的情趣浴室。


比如说现在,他就可以坐在床上一边喝着小酒,一边欣赏着在迷蒙雾气中洗澡的夏冬青。那影影绰绰的人体,可以给他带来任何美妙的幻想。


贫穷,有时候也是有好处的。


哗啦哗啦的水声停止了,水灵灵的夏冬青穿着一条四角裤晃晃悠悠地走出来。


“该你了……”夏冬青走到赵吏旁边,第一百次从他身下抽出被藏起来的T恤,套在身上。


“好类!”赵吏愉悦地往他精瘦又结实的翘臀上拍了一巴掌。




14、帮对方吹头发


夏冬青抓起赵吏顶着的毛巾,一边不耐烦地胡乱揉着他湿漉漉的头发,一边抱怨道:“赶紧擦干净!水都滴我床上了!”


赵吏不回答,抬起胳膊一把环住少年细瘦的腰身,挂着水珠的胸膛直接贴上对方白嫩的皮肤,脸蹭着夏冬青胸口不住摩挲。


“赵吏你滚蛋!你都把我弄湿了!”


“湿了好,湿了好干活。”




15、讨论关于孩子的话题


每次想起蓓蓓,夏冬青都有些心虚。


“有什么好怕的,你确实遵守了诺言没有找女朋友啊。”赵吏躺在夏冬青旁边,吞吐着事后烟。


夏冬青把脸埋在枕头里:“可我找了个……男朋友啊……”


“她没有不允许你找男朋友啊。”


“可她要我娶她啊……”夏冬青想象着蓓蓓投胎后,一个孕妇挺着肚子来找他,要他对自己未出生的女儿负责的情景,简直绝望得想死。


赵吏揉揉他的脑袋:“其实她投了胎以后,不一定还是女孩。”


夏冬青突然觉得更绝望了。



评论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