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洛w

主刷锤基,EC/盾冬/亚梅/贾妮/贱虫/超蝙 /在剪辑和写文之间摇摆不定

【锤基】《造神》序章

新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锡兰之红:

《造神》


简介:Thor在约顿海姆的悬崖边遇见的Loki,在他未开口前,那位以恶为生的神祇忽然开口:“愿意和我打一个赌吗”




Chapter.0-序章


“予我力量的,非邪念,非鲜血,非杀戮。我之能存于神位,得以盛名,非冠冕,非赐福,非神迹。我常与你不同,哥哥。”


那是Thor在百年之后终于再次见到自己的弟弟时听他开口说的第一句话。


身披黑袍的身矗立于森寒的悬崖之侧,他手中握着破损的法杖,赤脚踩在嶙峋石上。在毁灭、战争都过去百年以后,他终于现身于最初诞生的地方。Thor不知该如何询问他究竟何时在此,如何开口希望他告诉自己在他忍受孑然一人再无亲朋的苦痛时他又在哪儿。


最终雷神只能以略带悲戚的嗓音说:“我曾以为你也陨落。”


Loki轻笑:“我不死不灭。”而他也终于侧过了头,和他兄长继续着刚刚的话题,“我睿智,却并不因睿智称神。我好斗,却也不是以好斗为名。我疯狂,却从未听过有‘疯神’存在。Thor,你从始至终都清楚明白你是何种神,你驾驭雷电,而我呢?我又为何是邪神?”


“……决定了你神性的是,是命运。”


“命运……”Loki发出一阵嘲笑声,“你曾斩断轮回,如今竟又会说‘命运’。Thor,雷霆之神,如若你代表的是正义,那么我,邪神又是否正代表着邪恶。”


Thor无法分清他现在谈论此事的目的,却又不知能另说什么,只好顺着他的话道:“你曾与我争斗,正如正邪相对。而我也曾以为我们将如此不死不休争夺下去。”


“可有人曾相信我也能有‘正义’之处?”


Thor轻叹口气:“我不知别人。但我愿意相信。”有什么事不对,但他却一时辨别不出这诡异感从何而来。


“人们予你热爱,予我畏惧。人们以热情拥趸你,却永远以畏惧服从我。他们敬你如神明,待我却如暴君。至于,神明……”Loki伸出了手掌,低头似笑非笑望着自己的掌心,“神明,又或是信仰,对我来说都不过是欺诈手段之一。”


Thor原以为当他找寻到自己的弟弟后,事情会变得简单些,而不必听他在这抛出一个又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


约顿海姆的冷风呼啸而来,良久沉默之后,涯边的黑发神祇开口:“我想和你打个赌。”


“什么?”


“赌你所爱世人确实就是蝼蚁。赌你所爱世人为神疯狂时所做不仅是在依赖于你的拯救,更能因你而毁灭。赌你所爱世人——根本就不值得你所爱。”


他终于转过了身来,金色的犄角在雪与光照之下熠熠闪烁。Loki将双手张开,握着权杖宛若邀约:“加入吗?”


“在你我久别百年以后,你想要赠与我的就是这样一份‘礼物’?”


“一份‘厚礼’,一份奖励你‘正义’、‘无私’、‘拯救苍生’的厚礼。”


Thor眼中略带警惕:“你不必与我老调重弹,‘苍生不值得拯救’。”


“我没有说过这话。我只是想让你看看一个故事——一个,关于‘造神’的故事。”Loki伸出他赤裸的双足,一步步朝Thor走来,他脚步自若,面色如常,双手张开的模样好似主神降临,怀抱慈悲,可Thor清楚明白这个男人心腹之中藏匿了多少阴谋诡计。他曾寻找他,也曾思念他,但“失去”并不会令他彻底忘记眼前这人的本性。


Loki终于贴近了他,温和地将他抱入怀中。但这拥抱并不具备任何温情与暖意,甚至是生疏还带着上对下的怜悯与不屑。


男人在他耳边平缓着开口:“不用魔法,不用神力,只靠言语。我亲爱的哥哥,久别重逢,我怎能不赠与你一份厚礼。”



评论

热度(3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