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洛w

主刷锤基,EC/盾冬/贾妮/贱虫/超蝙 /在剪辑和写文之间摇摆不定

【锤基】以你之眼01

超喜欢这个文里的基妹!!!😭

lisbon:

设定:诸神黄昏过后,阿斯加德没有毁灭。
Loki第一次考虑自己应该离开Thor,所以他把自己的眼睛给了Thor,用所有的法力删除了所有人关于自己的记忆。
而现在,Thor透过Loki的眼睛,开始看到了Loki对他的记忆。




Thor总是活在光里。
他被阿斯加德的圣光簇拥,走下圣坛,穿过金碧辉煌的大殿,他疾步如风,带着身上的盔甲轻轻作响,像藏在风里的呢喃细语。
“陛下,今天的篝火晚会……”

“你去通知Sif,我有些私事,让她帮我应付了去。”Thor捏着鼻梁,眉头皱起又松开,他燥热的手掌插进汗津津的头发,难受极了,这让她感觉自己像一头全身淌着汗的北极熊。

Thor快步走回寝殿,他摆手撤走了所有守卫,然后一个人静静地滑进浴池池底。


他看着自己的头发飘在水中,像一尾一尾的金色小鱼,时不时挡在他眼前。
Thor探出头,靠在池边。大理石很冰凉,有一些跟着他身体激荡起的水花,落在石面上一瞬间就变得冰凉。他似乎很喜欢这种冰火两重天的感觉,他把胳膊伏在冰冷的台面,身子泡在热乎乎的浴池水中。
这个澡他洗了很久,直到把这么多天的辛劳都留在水里,他脱胎换骨一样的离开浴池,光着身子躺在床上。

寝殿里只有他一个人,甚至这周围只有他一个人。
Thor望着头顶上的水晶吊灯,每一块上面都有无数棱形切面,它们吃着窗外打进的阳光,小心翼翼的露出黄色蓝色的光点,然后像小石子一样落在Thor胸膛上。

在第一次神力觉醒之后,他的五感提升了很多,或者说他对五感的支配力强了许多。
Thor就这样漫无目的的望着,直到在一面棱面中看到了自己,正百无聊赖的躺在床上,打卷着自己的头发。

阳光正好,Thor的异瞳在光下更明显,他全身的光彩仿佛都在眼睛里,它们像宝藏山的两颗珍馐宝石,不加掩饰的闪耀着各自的光辉。

Thor的食指摩挲着自己的眼皮,他想到一些怪事情。

Thor是阿斯加德唯一的异瞳,甚至是神族唯一的异瞳,他对此毫无答案。


Odin和Frigga已经走了很多年了,Thor想不起来自己是否在他们那里得到过答案,他总带着疑问,可几千年的人生中,他从未寻的解决之法,这让Thor不禁想,也许能给他答案的人才是真正的答案,只是他始终没有遇到。

Thor不知道自己是更偏爱自己的蓝眼睛,还是另一边神秘的绿眼睛,它们都很好看,各有不同的美丽,那绿眼睛总是藏着他说不出的阴郁,就好像它天生就被刻在瞳孔里,那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情绪。

外面渐渐传来热闹声,离的有些远,Thor还是听到了,有时Thor在想,自己会不会有一天全知全能,但他很快推翻了自己的想法,哪怕是他伟大的父亲Odin,都还是一个对有些事情束手无策的神呢。

令神无奈的事情是什么事呢?Thor总在想,他觉得自己从小就很乖,从来没有让父母亲有过操心,只有那一次,也是第一次,他擅自溜去中庭,最后Frigga找到他时那心疼怜爱的眼神让他心碎,应该是Frigga,虽然在他的记忆里那张脸模糊不清,但除了Frigga,谁还会那样担忧他呢。

记忆中很多事都是模糊的,但它们的感触却清晰异常,有许多疼痛的回忆像裹挟着玻璃渣,它就放在那里,当Thor想碰碰他,却总忍受不了那股钻心的刺痛,不知为何而痛,哪怕他忍着,回忆里的那些脸像被他的血浸污,看不清。

可最近他能看到了,透过他的绿眼睛,他清楚的看到了他自己,那是无数个自己。
他闭上眼睛,Thor的身影就在面前打转,“自己”有时正大光明的看着他,也有小心的偷看他,面前的Thor,至始至终都是一副大大咧咧的模样,似乎从不在意“自己”这些目光,又似乎太习以为常。

Thor就那样看着自己,他是何时那样敞怀大笑,又何时那样气急败坏,又何时有那样一副无可奈何又不甘心的模样。

Thor很担心会有什么变故,他对诸神黄昏还心有余悸,生怕眼睛的变化和这些画面不是什么好兆头。

Thor没有用自己的神力飞去彩虹桥,而且一个人心事重重的走去。他给大多数士兵放了假,他们需要篝火晚会那样的放松时刻。Sif邀请了他很多次,他们需要这个新王调动气氛,可Thor最后还是决定回绝她,眼睛的事情令他十分困扰。
他以前十分钟爱花天酒地的聚会,可现在他丝毫兴趣都提不起了,Thor笑自己终于成神了,也终于老了。
他会长白发吗,脸上会有皱纹吗,他强壮结实的臂膀是否会一点点松懈下去,如果到那时候,他是否还会是一个人。

“大概不会的。”Heimdallr的声音很低,他就那样直直的不带一丝感情的看着远方,像金砖刻出的雕像。

“你擅自读我的大脑很不礼貌。”Thor走去跟他并肩站着。

“是你心里的声音太大了。”Heimdallr侧目看着他,还像看着千万年前那个小孩子,他眼睛里的热忱和对这片土地的热爱从未变过,不管他是王子还是国王。

“我的眼睛最近总能……看到我自己,我很担心,这是否是一种预言,会对阿斯加德产生威胁。”

“放心,陛下,它不具任何威胁。”

“但这让我心里很乱。”Thor有些烦躁的踱步,那些偶然出现的片段像一团细线放在他心里,他想解开,可他笨拙的大手一点头绪也没有。

“也许放任不管是个好选择。”

Thor很敏锐的捕捉到Heimdallr似乎并不喜欢这个话题,即使他的语气一如既往地平平无奇,可Thor觉得他并不是很想说。

Thor拍拍他的肩膀,假装听进去了他的建议,趁着气氛不僵,他决定回寝殿待着,早些入眠对他有好处。

夜里的风有些肆无忌惮,Thor想此刻的篝火一定被吹的高高的,他是该去打个招呼的,可双腿似乎根本不给他改变路线的权利,他就这样埋着头一语不发的回到了寝殿。

填充着白絮草的枕头很软,Thor把脸埋在上面,那枕头里总有一股说不出的味道,非常细微的藏在深处,他只有把脸埋进去,狠狠地吸一口,才能追到一丝。

枕头是墨绿色的,跟他的寝殿很不搭调,但他想不起来枕头是怎么来的,它就像凭空落在床上,带着巧妙不可寻的幽香,令Thor痴迷。
Thor就这么伏在上面睡着了,他的外衣都没有脱,还带着刚才的风尘仆仆,可他一点力气都没有,他觉得那丝味道在牵着他走,他就任它把自己带到梦里。
他梦到自己坐在废墟上,身体不知因什么而颤抖,他手里紧抓着什么,可他没空去看。
那个Thor正蹲在他面前,他的右眼是个骇人的窟窿,幽黑又流着暗红的血,他的左眼充斥着血丝,泪水划过血污都变成了血泪,他听不清楚Thor胡乱的在喊些什么,大概是不要,求你之类的话。

但他可是神,为什么会说出如此卑微的话来。

他看到Thor还在哭着,眼泪接连不断的凝聚在下巴上,然后汇成一大颗滴在他手上,那是他第一次在梦里有知觉,他感受到Thor的泪,炙热又滚烫的灼烧着他的手。

他还想看清着什么,比如自己的手,比如面前的Thor的眼睛,可梦醒了。

Thor猛然坐起,不断的喘着粗气,他挣扎的跑到镜子前,摸着镜子里的右眼,梦里,它是黑黝黝的窟窿。

而现在,它透着幽幽的绿光。

评论

热度(237)

  1. 歌洛wlisbon 转载了此文字
    超喜欢这个文里的基妹!!!😭